奇闻轶事

导航 导航

男人窝 > 热点 > 奇闻轶事 > 正文

秦可卿之死大有蹊跷 揭示秦可卿死亡真正原因

编辑:小男2015-08-24 16:51:30

  读过《红楼梦》的朋友是不是都对秦可卿之死带有疑问,其实在书本上都是暗藏伏笔,这还得读者自己细细品读才能发现其中道理,今天我们就一起来解读下秦可卿之死。

  《红楼梦》有五个书名,其一为《金陵十二钗》。秦可卿是《红楼梦》中的正十二钗之一,由此可知她在书中的地位多么重要。我们曾经论述过:作者曾将《红楼梦》写完过,共有一百一十回。然而现存仅有八十回,但是带有脂砚斋批语。那么,后三十回到哪里去了呢?——是作者自己亲手砍去的。见《带脂批的八十回〈石头记〉即曹着之全璧》,载于《红楼解梦》第一集。

  我们也曾论述过:这样一部带脂砚斋批语的八十回本《红楼梦》(原叫《石头记》),看起来是不完整的半部书,实际上却同时包含了两部完整的书——一部小说,一部历史。作者将后三十回主要人物的命运写入了前八十回中,比如第五回的判词便起到了这种作用。因而,读者可以从判词中了解到十二钗最后的结局。然而,在这十二钗中,唯独秦可卿是个例外。秦可卿从第五回出场,到第十三回她就去世了,第十四回为她送葬,这个人物的故事就此结束,当然此后她就不可能再出现了。

秦可卿之死

  假如单单从小说角度看,秦可卿既然到第十四回故事便结束了,读者就应对这个人物有一个完整的概念,但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便会发现,在秦可卿身上存在着大量的“误谬”,也就是“谜”。这种“误谬”是一种客观存在,是作者有意留给读者的,因而作为读者,就不应回避它,而要正视它、揭示它、研究它。

  通过发现、揭示、研究、解决这些“误谬”,读者便可熟悉到《红楼梦》堪称“谜书”,或者就像我们曾作过的形象比喻——《红楼梦》就像一部“密电码”见《带脂批的八十回〈石头记〉即曹着之全璧》,载于《红楼解梦》第一集。。谁假如能够解开这些“密码”,谁就能够成为曹着的“解味人”!

  下面我们来看看秦可卿身上存在着哪些谜

  秦业的“营缮郎”是一种什么样的职业?假如说相当于清代的“营缮清吏司”。其司职位有两种:正五品之郎中和从五品之员外郎。这是一种并不很低的官员。既然如此,为什么秦业竟穷得不能供儿子秦钟上学,偏要让他借读于贾家的家学呢?按照小说描写:“秦业……因当年无儿女,便向养生堂抱了一个儿子并一个女儿”,这个女儿便是秦可卿。秦业待秦可卿如同亲生儿女,为什么脂批却说“如此写出可儿来历,亦甚苦矣!”秦可卿苦在何处?

  书中谈到秦业时,甲戌本有夹批曰:“妙名,业者,‘孽’也。”“业”为何是“妙名”?为何“业”谐音“孽”,就是妙名?书中写宝玉睡在秦氏床上,在“犹似秦氏在前,遂悠悠荡荡,随了秦氏,至一所在”处,戚序本和甲戌本有侧批曰:“此梦文情固佳,然必用秦氏引梦,又用秦氏出梦,竟不知立意何属?”小说中写了秦氏引梦,但宝玉的梦是在坠入“迷津”后被吓醒的,怎么能说是“秦氏出梦”?

  书中为警幻仙姑写了一篇赋,脂砚斋对此赋加批曰:“前有宝玉二词,今复见此一赋,何也?盖此二人,乃通部大纲。”第五回以后,警幻并未再出场,怎么警幻与宝玉二人倒成了《红楼梦》的“通部大纲”?

  警幻说宝玉是“天下古今第一淫人”。宝玉怎么就成了“天下古今第一淫人”?可卿仙子与可卿是什么关系?是一个人?是两个人?脂砚斋批语曰:“‘群芳髓’可对‘冷香丸’。”“群芳髓”是太虚幻境中的香,而“冷香丸”是宝钗吃的一种药,这两种东西如何相对?脂砚斋说:“万艳同杯”的“杯”隐“悲”字,如此说来“万艳同杯”,岂不成了“万艳同悲”,这是什么意思?脂砚斋说:“千红一窟”的“窟”隐“哭”字,如此说来“千红一窟”,岂不成了“千红一哭”,这又是什么意思?

秦可卿身上存在着哪些谜

  当书中写道:“二人因携手出去游玩,忽至一个所在,但见荆榛满地,狼虎成群”处,脂砚斋批道:“凶极!试问观者:此系何处?”——这是何处呢?张友士医生说可卿之病是“忧虑伤脾,肝木忒旺”。自小说中何处可看出她的这种忧虑?书中写秦可卿:“那长一辈的想他素日孝顺,平一辈的想他素日和睦亲密,下一辈的想他素日慈爱,”秦可卿在贾府中的辈分是最低的,这里说“下一辈的”指谁?焦大骂道:“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爬灰的”指谁?“养小叔子的”又指谁?

  脂砚斋说:“一部《红楼》,淫邪之处,恰在焦大口中揭明。”焦大对于淫邪之处不就揭明了“爬灰”和“养小叔子”两件事吗,如何说“一部《红楼》”中的“淫邪之处”都是他“揭明”的?宝玉在听说秦可卿死了以后,“只觉心中似戳了一刀的,不忍‘哇’的一声,直奔出一口血来”。贾蓉是秦可卿的丈夫,自己的妻子死后,无动于衷,宝玉却吐血,什么原因?

  在“直奔出一口血来”处,甲戌本有侧批曰:“宝玉早已看定,可继家务事者,可卿也。今闻死了,大失所望,急火攻心,焉得不有此血?”宝玉当时只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谁“继家务事”是他考虑的问题吗?而且还“今闻死了,大失所望,急火攻心,焉得不有此血?”即是说宝玉吐血,理所当然,合乎逻辑吗?

  在“贾珍哭的泪人一般”处,甲戌本有侧批曰:“可笑,如丧考妣。此作者刺心笔也。”贾珍的哭,如何成了“作者刺心笔”?《红楼梦》第十三回,靖藏本有回前批曰:“‘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史笔”的意思是说这里所描写的是真实事件。什么真实事件?《红楼梦》第十三回的回前批“秦可卿淫丧天香楼”,本身就颇不合理。前面已说明秦可卿病卧在床,她还如何能与贾珍私通?又怎能是“淫丧”?

  如果我们细细梳理秦可卿之死的历程,就会发现很多异常

  第一,第五回,秦可卿出场的时候,还是一个健康活泼的少妇形象。你看,亲自安排贾宝玉午休,还很幽默,也很细心,把贾宝玉安顿好后,还嘱咐小丫鬟看着猫儿狗儿的别让他们打架,以防吵醒贾宝玉。

  第二,但是,这个时候,秦可卿已经暴露出了她性格当中的一个毛病来,那就是异常敏感、疑心病重,爱琢磨,宝玉梦中呼唤可卿,秦可卿听见了,感觉到奇怪,于是“却说秦氏正在房外嘱咐小丫头们好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忽听宝玉在梦中唤他的小名,因纳闷道:‘我的小名这里从没人知道的,他如何知道,在梦里叫出来?’”

  在第六回的开篇,曹雪芹又强调了一遍:“却说秦氏因听见宝玉从梦中唤他的乳名,心中自是纳闷,又不好细问。”

  我们知道,曹雪芹的用笔,非常简洁,有的章回,是骤然就断开的。但是,这次不一样,第五回结尾到第六回开篇,居然重复了两次秦可卿的纳闷,其意,就是在突出秦可卿的这种思虑过度的性格。

秦可卿之死的历程

  第三,第七回,焦大醉骂之前,王熙凤带着贾宝玉到东府与秦钟相见,这个时候的秦可卿,也还是健康的,不仅主动提出让宝玉和秦钟相见,而且和王熙凤也是有说有笑的。

  第四,但是,我说过,第七回后半段,发生了一个重大事件,那就是焦大醉骂,焦大醉骂的内容,被贾蓉和王熙凤听了个清清楚楚,其实贾宝玉也听到了,只是被王熙凤糊弄过去了,但惟其糊弄过去,也正好说明了微妙,还有王熙凤和贾蓉的都装作没听见的态度,更加玄妙。

  第五,可是,更蹊跷的事情发生了,到第十回,原本好好的秦可卿却突然就病倒了。按照尤氏的说法是“他这些日子不知怎么着,经期有两个多月没来。叫大夫瞧了,又说并不是喜。那两日,到了下半天就懒待动,话也懒待说,眼神也发眩。”也就是说,秦可卿突然病倒,也就是这两个月之间的事情。

  在张友士给秦可卿看病的时候,也说“大奶奶这个症候,可是那众位耽搁了。要在初次行经的日期就用药治起来,不但断无今日之患,而且此时已全愈了。如今既是把病耽误到这个地位,也是应有此灾。依我看来,这病尚有三分治得。吃了我的药看,若是夜里睡的着觉,那时又添了二分拿手了。据我看这脉息:大奶奶是个心性高强聪明不过的人,聪明忒过,则不如意事常有,不如意事常有,则思虑太过。此病是忧虑伤脾,肝木忒旺,经血所以不能按时而至。大奶奶从前的行经的日子问一问,断不是常缩,必是常长的。是不是?”

  还有,第十一回尤氏回答王夫人邢夫人的话“他这个病得的也奇。上月中秋还跟着老太太,太太们顽了半夜,回家来好好的。到了二十后,一日比一日觉懒,也懒待吃东西,这将近有半个多月了。经期又有两个月没来。”

  这就更进一步证实了秦可卿的病就是从这次两个月前经期没来开始的,而且,进一步指出了导致这种病的根源就是秦可卿思虑过度。这和之前尤氏的判断“虽则见了人有说有笑,会行事儿,他可心细,心又重,不拘听见个什么话儿,都要度量个三日五夜才罢。这病就是打这个秉性上头思虑出来的”相符。

  我们想想,一个宝玉梦中喊她的小名,一个秦钟学堂打架,都让她琢磨再三,日日悬心。曹雪芹其实通过尤氏和张友士的两次思虑过度的判断,以及宝玉唤乳名和秦钟打架之事,一再要突出秦可卿异常聪慧、心机过深和思虑过度,其实已经告诉了我们秦可卿的病根儿了。

  第六,那么,我们要问了,到底是什么事情使得秦可卿思虑过度,甚至可以说遭受巨大的折磨,以至于身心崩溃了呢?肯定,不会是宝玉梦中呼唤她乳名和秦钟打架的事情。那么是什么呢?

秦可卿之死大有蹊跷

  秦可卿之死目前对这两个问题的阶段性回应:

  第一个问题,秦可卿在曹雪芹的之前版本很可能不在十三回就挂掉,而是在后面的回目。后来因为某种原因(可能是应脂砚斋的要求,为的要隐去至少简化对秦可卿的诸多描述)然后将秦可卿之死移到了前面并简化处理,这种解释可参见学者戴不凡的《秦可卿晚死考》。从红学的考据派看,曹雪芹对秦可卿的删改比例确实挺大。

  第二个问题,秦可卿的死因可以基本判定为自杀,而且基本肯定是因为跟其公公贾珍的丑事。这个情节因为涉及到曹雪芹所在曹家的家族丑闻,本来曹雪芹是有两个回目专门描写秦可卿(有一回的章节名为 “秦可卿淫丧天香楼”),其情节有包括“更衣”“遗簪”两个重要情节,后来全部删掉,所以秦可卿的死因只能用曲笔写。

  后来的一系列问题也都因为这两个问题带出来,回读相关重要的段落愈加发现连串的相关疑问。有些疑问大概自己也能给个差不多的解释,而有些疑问则现在还不能解答,还是列一列。

  对我而言,目前遗留最大的问题是秦可卿死后为何要专门托梦于王熙凤,嘱托王熙凤注意贾府可能走向衰亡,早做安排。这个问题必然跟秦可卿的死因相关,也就是跟上面第二个问题相联系。这个联系就是,假如秦可卿是被贾府的人逼死害死的,那么秦可卿就没有死后对贾府建言献策的动机——只会怨恨贾府、报复贾府,而如果秦可卿的死不是贾府的能力范围所在,有一种超越贾府之人的力量在左右,迫使秦可卿必须死,那么秦可卿有可能出于贾府的恩待而在死后报答。对于后一种说法,红学家刘心武先生阐释的比较多,核心解释是秦可卿乃是被废太子的女儿,本来是贾府做的政治投资,但在政治斗争当中废太子无机会东山再起,秦可卿因朝廷政治的缘故不得不死,以期待不牵连贾家。

  刘心武的这个看法对我这个疑问的解答是目前看到最强力的,而且这个能够顺带解释秦可卿的葬礼规格(奔丧人员、棺木使用等等)。但这种解释的证据链条似乎偏少,而且跟秦可卿与贾珍有奸情的衔接还是不够好,按这种解释,贾珍应该是不敢动秦可卿的——除非秦可卿主动(当然,刘心武先生的红学我也没全面阅读过,欢迎大家讨论)。

  目前从秦可卿之死的文字安排来看,分析得出的一个前后连贯的说法是这样的:

  秦可卿被公公贾珍看上,然后在某次更衣的时候与公公发生关系,然后事情败露。然后怀上了贾珍的骨肉,因此身体有很多不适的反应,包括饮食变化、经期不来等都有所表现,请来号脉的医生觉察出秦可卿的喜脉,这个不伦的孩子一经生下便成为贾府永远的家族污点。所以秦可卿后来就被贾珍等人弄来的医生给做掉了孩子。

秦可卿与贾珍

  再后来,秦可卿或许是被身边的人各种折磨打击,然后可能出于某次的精心安排或者是偶发事件,最终秦可卿支持不住,选择了天香楼自杀,以抗议命运的不公。

  《红楼梦》在前十四回的不少疑点或者莫名其妙之处可以在这个框架中得到一种协调,而且这个框架让故事人物的形象更加鲜明化,很多本来很细微无心的谈话、举动能够得到弦外之音、言外之意,当然小说这种文学作品本来也是虚虚实实,很难给100%讲实。

  秦可卿非病死而是自杀

  首先还是一点点说起,这个框架的第一个重大问题就是确证秦可卿非病死而是自杀。

  这个最重要的证据是秦可卿的判词和诗画,在第五回的交代当中,秦可卿的判词附带的画交代如下“诗后又画一座高楼,上有一美人悬梁自尽”。而第十三回的交代,也并未直接说明秦可卿死于疾病,反而是贾宝玉试图去“第一现场”的时候遭到了劝阻,贾母不让他去,理由说的是刚死人的地方不干净而且夜里风大,咋看这个说法也是有道理。不过还有一种可能的解释,那便是秦可卿的死状太过难看(需要知道悬梁自杀和服毒自杀的人不同死相),贾母怕宝玉受惊吓。

  对于秦可卿的非病死亡的另一个有力支持便是丫鬟瑞珠的死,在秦可卿去世不久(大概一个时辰不到)瑞珠也触柱而亡,这个阐述是“此事可罕,合族都称叹”,关键在于“罕”。对于这个细节,也是阅读时感觉非常诧异的,这里也不能完全确证瑞珠的心理状态。只是可以基本肯定的是她必然知道了秦可卿和贾珍的丑事,而且别人(很可能贾珍、贾蓉等)也知道了她知道了这件丑事,因此只要秦可卿一死,所有的秘密、危险都集中到她这里。瑞珠实在扛不住,别人也不会让她抗,考虑再三她决定一死,也痛快。

  这里的问题细节就是瑞珠如何知道的丑事,这里我阅读的脂砚斋批语不够多,可能有两种情况:

  第一,瑞珠在天香楼直接碰到了秦可卿与贾珍的缠绵,而且他们是互相发现。

  第二,瑞珠是秦可卿的贴身丫鬟,秦可卿的身体状况和饮食变化,瑞珠能够从中也得以推断。

  从逻辑看,单纯第二种不足以构成瑞珠的自杀动机,是第一种为主,辅之以第二种吧。第二种可以让瑞珠确信秦可卿怀了贾珍的孩子,知道了更多的秘密。像那个嚷嚷着“扒灰的扒灰,偷小叔子的偷小叔子”的下人焦大只能知道“扒灰”的丑事,奈何也不知道会怀孕,所以焦大只会被暴打一顿,无性命之忧虑吧。

秦可卿与贾珍的丑事

  秦可卿与贾珍的丑事

  估计对于红楼梦有研究的人已经将这个作为常识来看待了,不过自己是初读,还是从目前流行的版本的文字当中寻找蛛丝马迹得以确证这个事情,并给阅读做个阶段性总结。

  第一个有力证据便是贾珍得知秦可卿之死的表现。整个宁府和荣府上上下下这么多人,怕是最伤心的人本应该是贾蓉,秦可卿的丈夫,但是小说里面却是贾珍。“贾珍哭的泪人一般”。

  在这个证据链条上,还同时能够发觉的是贾蓉对秦可卿之死的淡然,尤氏干脆称病没有参加秦可卿的葬礼。这三四条可以锁定这个家庭的人伦关系并不正常。

  第二个有力证据便是老资格的佣人焦大的说辞。在第七回,焦大受了贾蓉、王熙凤等人的气,之后说了一段让众小厮吓得魂飞魄散的话里面,他揭露宁府的主子们“每日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而这里的“爬灰的爬灰”应该也有做“扒灰的扒灰”就是指“翁偷媳”,这个词语的转换可能还需要进一步解释,大概是“扒灰”来源于中国人上坟烧纸钱的情境,烧的纸钱出了所划的圈子要往回扒,而纸钱多用锡纸,所以爬灰转化为“偷锡”,谐音为“偷媳”。

  宁府人就那么几个,媳妇也就是秦可卿,所以凭借焦大的老资历说出爬灰这种事情,不由得让人怀疑是否确有其事。

  出了这两个主要的证件,其他的都是一些旁证,算是不是权重很大的证据,这些证据本身单独在文中出现总是让人非常纳闷。以这个背景理解,一些对话可以得到一些或多或少的阐明。

  在最后,还是再次留一些自己的疑问,这些疑问还可以进一步地讨论:

  如果秦可卿被周围的人排挤,那么王熙凤是否实质参与?从目前阅读的情况看,王熙凤跟秦可卿的交好似乎没有太多证据说凤姐是为了搞掉她,而且秦可卿死前的托梦给王熙凤可见秦可卿与她还是比较信任。根据中国的神鬼文化,人死后大概都能够明确谁害死自己,生前很多真相都会被鬼把握,如若王熙凤背后下过阴招,秦可卿为何不报复一下还要托梦,这个我体会不来。很多人认为王熙凤在这里背后有阴招,这个倒是需要再读。

  贾宝玉和秦可卿之间的关系。这个从目前的讨论看,大部分人还是认为他俩之间没什么。不过至少可以看出,贾宝玉跟秦可卿还是感情很深。在现在的阅读,并没有怎么特别关注贾宝玉的相关反应,或许可以再回翻一下。贾宝玉对秦可卿的死,难道就这么放过,不闻不问了么?即便他们之间没有发生什么,秦可卿也是跟他在梦中有过相会的缘分,贾宝玉是否看到了秦可卿的死相,或者他只能对此保持沉默?

  秦可卿之死在很多人看来都是个谜团,秦可卿怎么可能就因为生病就去世了呢?作者在书中多处提示大家关于秦可卿之死,你们看出来了没有?

标签:秦可卿秦可卿之死死亡
相关阅读

今年高考难度保持相对稳定 网友:加油,乘风波浪的少年

2020-06-19

今年内南京地铁站点AED将实现全覆盖 网友:大南京真棒

2020-06-19

今年高考报名人数比去年增加40万 加油 祝你们金榜题名

2020-06-19
热门视频
卫生纸一定要扔进马桶冲走
精致又浓郁的豚骨汤拉面
德古拉婉儿千里取人首级
首艘国产航母第四次海试
精彩专题
胸器逼人的女星大秀事业线
张馨予性感火辣写真盘点
中秋节
七夕情人节
热点推荐
四川发现新物种巴朗山雪莲北大三次退档考生色盲男子造假币阿联酋富豪拖南极冰山回国圆明园百年古莲复活开花索要工资遇假转账入戏太深报警17次惊悚!垃圾桶发现人右脚一套房17名继承人恶心!女孩被陌生男亲醒拍电视剧吗全球首例白色大熊猫公主抱女友手骨折厉害了5天吃掉6斤车厘子三全水饺猪瘟病毒三全回应猪瘟病毒狮航客机滑出跑道印度高铁故障开直升机回村拜年